谈恋爱的过五关斩六将(三)

前些日子和大叔有一次非常严重的吵架,比喻成地震的话,差不多有里氏8级的样子。起因是我想趁着春天出去踏青,可他忙着写ppt特别焦虑没时间,于是我赌气找了小伙伴(男)出去玩,他就爆发了,双方一言不合吵将起来,他认为我这算是精神出轨,并且对出轨奉行“零容忍”原则,于是提出分手。啊,直到今天,回想起吵架的那个夜晚,我的人生观在情绪的狂风暴雨中无助地飘摇,绝对是一场噩梦。(/ω\)

唉,说说人生观吧。总体来说我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我相信一切会慢慢变得更好、人生是可以预测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和人聊起这个,被人问:你哪来的自信认为你可以掌握未来?我当时几乎想回答说:人不都是这样的吗?脚踏实地一点点向着目标前进,迟早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想不是很自然吗?

然后想了一下,大概因为自己从小到大没受过太多挫折和失败吧。小升初没考直接转学,中考顺利上了个市重点,高考虽然只上了二志愿,但本来也没对一志愿报太多期望;考研之后曾有一度我以为恐怕是要复读重考了,但结果出来还挺好,面试又很幸运地9选1胜出;毕业答辩很顺利,找工作也还算ok…已经快过去的人生前三分之一,确实没有经历过那种重大的挫折,没有面对那种会让人扪心自问、彻底自我怀疑的时刻。我身边有很多朋友经历过复读、找不到工作、被学校开除、被导师批评、被上司羞辱等等,听他们讲他们的人生经历,想想自己的,真是既幸运又平淡无奇。

我被这样的人生经历塑造着。通过观察面前事物的走向,得出了“事物发展是线性的,并且会按照符合人类(aka我)的意愿在前进着”的错误结论。我无法想象会因为一件小事造成的误会被对方提出分手。分手是一种失败,而失败是我从未面对过的。大叔在我眼中是个有原则有底线的男人,而且当时他态度十分坚壁清野,我以为他是当了真的。第一反应是自动化的吐槽:“卧槽这剧情发展太快了吧、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怎么一不小心好好的男票说没就没了呢、谈恋爱好可怕555麻麻我要回家、读档点在哪儿啊啊啊啊、我不能接受BE啊我不接受我不接受我不接受…”然后,因为太过震惊以至于忘记自己这边也在生气,只是拼命想着还能否做点什么,压抑下屈辱的心情为自己辩解、请求原谅、表达忠诚等等,度过了可怕的不眠夜。

另一方面,潜意识里也开始让自己想象:这就是结局了,无法挽回的结局。也许有另一条世界线我没有和别人出去玩或者他没有生我的气总之没有分手,但是在这里,此时、此地,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了。回想起来,自己既震惊崩溃又出奇冷静,大概就像风暴眼的中心反倒会很安静吧。

一旦开始接受这个设定,接下去就是人生观的动摇。原来事物发展并不是线性的:假如去观察我们这一对couple在过去一周、两周、四周、八周、十六周的交流模式,都是十分正常健康的,感情状态也都很甜蜜。观察者必然会得出接下来的一周我们依然会是甜蜜的错误结论。事物的发展也不是总能随我的意愿:至少在分手这件事上另一个人的意愿占到一半作用,当对方的意愿占了上风,无论我怎么努力挽回,都有可能无可挽回。这种顿悟就像是突然打开了玻璃罩子,如谜的随机性仿佛狂风冷雨般灌了进来,让我错愕不及。

第二天浑浑噩噩地去上班,因为太困,所有情绪和感官都麻木了。结果下午他来找我,当天晚上就和好了。

经此一役,我正式把我的人生观修订为:1 事物的发展可能经历剧烈的随机波动,但从长远趋势来说是线性的、有规律的,要相信大方向大趋势。2 尽管不一定能影响最终的结果,但人的意愿是有巨大作用的,要尽可能发挥主观能动性。3 事情会变好的,因为我相信自己能够接受坏的。

我好像变得成熟了一些?(并没有

 

P.S.:之后隔了不到一周,我们又来了一次里氏7级的余震。留到下次再讲吧。

附上那次出去玩无意间拍到的照片。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IMG_6480.JP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