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说

想了想,既然用了一晚上参加那所谓的“网络经济与时代精神”论坛,还是趁着印象还算深刻赶紧整理下笔记吧。

下文根据原话大意进行了发挥。转载随意,不用特意注明出处。

创业。
红衣说,天朝商业环境太复杂了,咱们学校里教的都是书本上的知识,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是根本应付不来的。哥几个弄一公司、给自己整个董事局主席、睡在上铺的兄弟COO、哥们儿女朋友学财会正好可以当CFO,这样run公司实在不怎么靠谱。劝大家别老想着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人家米国的商业环境和天朝不一样,而且人那儿这么多年不也就一个盖茨一个扎克伯格么,你创一公司就大获成功的几率可能比花2块钱中500万还低呢。与其花时间受挫,不如找一家创业阶段的公司,就算失败也不过是你老板交学费。但你别觉得给人家打工就不好好干,你得拿人家公司当自己公司。其实,这也算创业的。

七个馒头的比喻。
红衣说,有一个人吃馒头,吃了一个,没饱,又去吃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吃到第七个,哎,他突然觉得饱了。这时,一大帮砖家叫兽什么的(说到这儿他突然意识到这一棍子抡得太开,多半会扫到坐在嘉宾席上的铝苯富老师,连忙道歉,众人笑场)跳出来说,哎,我们来研究研究这个馒头它是怎么做到的,它怎么这么白、这么圆…研究这第七个馒头的成功模式有意义么?看一个事物的成功要看它是怎么一步步演变过来的。今天大家都很喜欢苹果和乔不死,他搞出一个爱跑的,爱他吃,爱疯,爱拍的,太NB了,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但其实苹果有过很多失败,成功的那部分也绝非一蹴而就。假如你仔细去看苹果的产品沿革,就会意识到这里面没有什么神。

少扯点模式,多想想用户。
红衣说,当年我从雅虎出来,和几个很有经验也都很优秀的人弄了个团队创业,也拉来了一笔钱。当时设想得特别好,社区什么的,那还是在06年,其实我们的思路已经蛮超前了,商业策划书里也扯了一堆模式。也许问题就出在我们太优秀太有经验了。最后发现这整件事和用户一点关系都没有。用户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用你这个东西。所以那事是个大失败。反观后来做360安全助手,其实初衷很简单,就是当时网上有太多流氓插件,互联网上每一家公司搞推广都用流氓插件,我们就想帮用户把流氓插件这事给解决了。之后又想帮用户把电脑弄得开机快一点。总之一步步做成了今天的360。
这里多讲个细节。周红衣一坐到讲台电脑前,就看了眼任务栏的通知区域,然后说:哎,你们这台电脑上怎么没装我们360呢?全场笑。后来他解释说:我有个习惯,不管去哪儿讲都想看看电脑上有没有装360,不是说我为了给360的用户数加这一个下载量、装机量,我只是想看看在外面一台普通的、正常的电脑上,我们的软件能不能正常安装,能不能让电脑变得快一点。

谈微创新时提到围脖。
红衣说,你们现在谁还坚持写博客的请举手。(我快速环顾四周,正待满怀自豪地勇敢举手。)举手的肯定都是骗子。(我囧。弱弱地把手放回去。。)140个字,两条短信的长度,谁想说都能说。围脖的微创新改变的只是发表字数的多少。咱们的同学们假如去写商业策划书,不要扯那么多大的商业模式什么的,只要找出现有的事物一个不合理的地方,作出一个小小的改变,就好。重要的是找到那个点。
后来和铝苯富、渔阳三人“论坛”的时候,红衣看了会儿旁边投影屏幕上的新浪围脖(上面滚动刷新着科院学子发的各种不靠谱咆哮),说,其实这里面碎片还挺多的,大家有空少玩,想做点大事还得多读书。

红衣的整个演讲,其实可以提炼出“一个中心、两点基本点”之类的东西。“一个中心”是,不扯模式、不忽悠、只讲给科院学子一些应该听进去、可以照着做、起码有益无害的朴素道理。“两个基本点”即两个要点,一是强调微创新,即从现有产品的一个特点入手,作出些许改变;二是要始终围绕用户,关注用户需求。(我勒个去,这就是PM实力体现啊。随便儿一个演讲我都能总结出政治课的范儿来。注:此处pm为敏感词,不是指产品经理。)

最后说点个人感受,一直以为会是曹操那样的奸角、猥琐男,不过实际看起来很幽默很低调,本人好像也不认为自己多牛叉,几次说自己也是个很普通的人,除了在谈到360时有一点点得意,完全没让我感受到哪怕一丝自我膨胀。单从这一晚上的表现来说,我发现自己还挺喜欢红衣的。(小姑娘就是好骗啊有木有!!!)借用despres的说法,马氏链是世界上许多公司在决策时用的方法。我们从万事万物中看出阴谋诡计,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自己比较喜欢有阴谋的世界。于是去做了太多的回归罢了。

结尾这段个人感受恐怕又要被某人笑话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