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的落叶其实也没这么美,但就是想和你去看看

p2214126797

这幅画的起因是十一假期里和大叔吵架冷战。当时,一边想着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和他一起去钓鱼台看看银杏大道,一边想着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于是找出调色盘和画笔,网上找了几张照片,就照着开搞了。冷战很快结束和好了,这幅画一直画到了今天,送给大叔作为生日礼物。话说起来,我的大部分画作都是因为男人。就像豆瓣相册注释里写的:八百万种干掉libido的方法里,这一种最美。

这次好像是第一次画四开大小,画得过程中也觉得蛮有挑战。主要是在构图上,如果一开始错位,后面影响就会很大,所谓失之毫厘错之千里。而且因为坐着画比较近,视差效果也会加剧观察透视的难度。如果弄个画架站着画,不知会不会好一些。另外图太大了,去扫描也会一次扫不全,回来还要拼好久。

这次也是我第一次画水彩。尽管按我这种“把颜色一股脑往纸上堆”的粗鲁方法,水彩出来和水粉也差不多。。以后可以再经常揣摩一下,隐约感觉水彩会比水粉更好玩、更具表现力。

今年还是各种成果蛮丰盛的,继续前进吧,少女。

1 comment

  1. 我在这边上住的半年,黄了的周末都是人,骑车路过完全不想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