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线的死循环

去年的年终总结就这么晾晒在博客最上头,凝固着过年时爆棚的自我效能感,一点一点发黄、变脏、褶皱。

又是三个月的空白期。等等。一年的四分之一就这么过完了呢。

北京的花开了。玉兰和迎春。

天气还在雾霾和沙尘之间死循环着,早晚室内还很冷。春姑娘还在门口晃荡,不肯进屋坐坐。

可毕竟花开了。这很重要,我是说“花开”这个意象。春暖花开、等得花儿都谢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花样年华…太多太多以“花开”为喻体的词语,说明“花开”是我们集体潜意识中的一个相当重要的时间节点和人生节点。在这个节点上,人们应该做点什么。

所以我难免也对这个时间节点隐约有一些期待。但是这些期待显然又落空了。

很长时间以来,我的情绪线就像北京的天气一样进入了一种死循环:无事时就被雾霾一般的轻度抑郁包围,遇事时就被沙尘暴一样的焦虑所笼罩。日复一日,正如这看不到尽头的坏天气,来不及产生任何关于未来的期待。

怎么可以活得这么没力量感呢?咱以前不是挺热爱生活的吗?要怎么办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有时在路上会突然被类似这种念头怔住,停下来好好想一下。哪怕只想那么一秒。积聚能量,然后再感受一次后背撞到看不见的玻璃天花板上。

作为一只落在命运手中的跳蚤,翻盘几率实在是太渺茫了。貌似除了“再等等看”,的确没有什么出路了吧。

因为不知道这种状态还会持续多久,思考出来的下一阶段人生方针是:

1.做好长期与之共存的思想准备。学会以此状态为情绪基线。

2.不论孤独还是恐慌,不是自己的坚决不要。裤腰带是做人的底线。

3.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乐观些。宁做自嘲的逗逼,不当矫情的贱人。没事多讲笑话,有事用力吐槽。多笑笑说不定能够扭转内部认知状态。

那么,就是这样。

 

1 comment

  1. 突然很心疼……姑娘,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