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今天收到了进展的修改意见。挺激动。趁着激动劲儿,宜将剩勇追穷寇地在q上要了答案。意料之中的bad ending。跑到天台呆了会儿,觉得没安全感又回宿舍在被窝里狠狠哭了一场,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心情似乎平静了很多。我想是时候让这一页彻底地翻过去了。

醒来时两个室友相继回来露了一面,然后又离去,留下死一般寂静的房间,在暮色中慢慢沉沦。于是又一次意识到身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是多么孤独无助。个体是孤立的,拥有意识又让自己更加意识到自己的孤立。人和人之间,不管物理距离多近,心灵上都都隔着万水千山。奥斯卡·王尔德曾说,我内心的真实永远因语言的薄雾而模糊。这句话被我摘抄在读书笔记里,每当想要表达疏离感就会拿出来臭拽一番。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用了多少次。

大约在幼儿园或是小学时期,老师告诉过我们这样一种说法:“痛苦和朋友分担,就还剩一半痛苦;快乐和朋友分享,就有两倍快乐”。当时我就很想举手说:老师,这不科学,为什么痛苦不会变成两倍,快乐不会被拿走一半?但我那会儿就觉得在同学面前和老师耍小聪明不是件明智的事,便忍住没说。好在幼儿园或者小学阶段,老师说的这句话是能成立的,小孩子心思单纯,能够受到别人快乐情绪的影响,又天真地相信别人真的可以分担自己的痛苦。长大以后,才发现小时候的自己无意之中“真相”了。快乐很难分享,因为会让对方羡慕嫉妒乃至恨,或是思及自身变得悲伤起来,为了顾及别人的感受,我们总是下意识地悄悄把快乐减半。痛苦更难分担,因为想到假如会连累对方一起难过,自己也不好受,可是假如对方不跟着一起难过,又只能更加证明痛苦无法排遣。反正最终所有的伤口都得靠自己舔舐才能愈合,所以有没有人分担其实没什么意义。

这时我突然有了一点遗憾的自嘲情绪。你怎么就变成这么消极悲观的大人了呢?接着我以为我会为自己变成这样而难过,甚至崩溃、陷入连月的抑郁,就像去年那样。然而,一切又很快平复下去了。胸腔里什么感觉都没有。

就算每个人生而孤独,又能怎么样呢。这答案似乎很久之前就已经知晓,长久以来被反复确证和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反倒是为什么还没有变得无欲无求显得格外的奇怪。于是突然很能明白dyspres的感受,想要出去流浪、行走,离开这座承载太多记忆却最终抛弃了我的城市,离开所有能看到过去的影子的地方。但我知道这只不过是随便想想。我还是会步履坚定地朝自己理想中的人生前进。

中午最难过的时候看到里八神的一条微博,瞬间戳中泪点:“为了你,我变成更好的人,却失去了你,只留下更好的自己。”当时难过是因为看到了各种“失去”。睡醒一觉后的此刻在反思,整件事算不算是把我塑造成了更好的人。也许是的,因为这是我人生中被伤到最彻底的一段经历,it couldn’t be worse,而且人总会在各种经历之后变得更坚强,要么就去死,而我是不甘心就为此去死的。也许不是,因为这种成长太过痛苦,假如可以重新选择我绝对不会要选这样一条支线,而且这经历让我失去了太多:一段三年的感情,一个认识十多年的故人,更不用说那些我曾珍视并为之自豪的品质:对感情的坚守、对他人的信任和对浪漫的憧憬。

是啊,成长的代价太惨痛了。人们常说,要痛定思痛。其实这词让我颇为困扰:痛完了还去想痛是什么意思呢。反正大概是说要从惨痛的经历中汲取教训吧。我得到的教训是绝对不要和某种人扯上半毛钱关系,仅此而已。

也许以后会有个好人,值得信赖到能让我把这些陈年往事原封不动地讲给他听。但只要我还能相信会有这么个人就够了。人,只要有希望就还能朝前走。有些故事是永远不该讲出来的。或许因为故事本身有太大的怨念,认真听故事的人一定会倒霉。也许你也想举手说,老师,这不科学。但你要知道,在有故事的人面前耍小聪明也不是件明智的事。因此对我讲的任何故事,你们都不要太认真去听。因为那些讲完故事的人,恐怕早就把这一页翻过去了。

我希望你们也能轻装上路。

2 comments

  1. 还会哭啊。。patpat

  2. 他会出现的。那个时候你肯定比现在更加完整。要不要把故事讲给他听,都是你的自由!可能你们的关系也会很完整根本不需要这些失落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