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复习笔记

今天复习认知,张清芳是位很认真的老师,ppt资料翔实、排版清晰不说,还有各种引用。害我边复习边胡思乱想,做个笔记发上来。

· 梭罗:问题不是你在看什么,而是你看到了什么。(The question is not what you look at, but what you see.)

 我今天在友人的博客上看到了:要学会放弃。一度怀疑是不是写给我看得。按梭罗的说法,能看到,就很说明问题。我还看得这么上心,这么说我已经开始考虑放弃了么,可事实是我还不知道坚持过什么呢。考虑到今天没空跟自己掰哧这个问题,先放一边。

· McCloskey(2001):复杂系统往往在不能正常运行时,比其正常运行时更能清晰地表现出内在的运行状况。

 这句话是在论证认知神经科学为何依赖脑损伤的病例。

· Tulving(1998):最关键的研究设备应该是研究者自己的大脑。

 图尔文这话给力。给自己念上三遍,然后忘掉他妈的fMRI吧。

· 被试必须将注意从先前指向的事物中“脱离”出来。在这一过程中,大脑顶叶后部的活动性提高。一旦从先前的注意脱离出来,再次集中于新的、将要注意的刺激所在的空间区域,这称之为操作转移。上丘脑损伤患者出现注意转移的障碍。一旦注意有新的指向,新区域的神经加工增强;凝视到在即将被注意区域中呈现的刺激信息时大脑环路 (枕核,位于丘脑中)变得活跃起来。可以想见,枕核损伤患者即使在特殊区域里注意到刺激也不会像正常人那样表现出增强性的加工。

 这提示我们:转移注意力有三步,一脱离,二转换,三定位新刺激。以后较真儿的时候记得多敲敲天灵盖,顶叶后部么。

· Perky(1910)表象和知觉混淆:要求被试想象出在屏幕上有一个红西红柿,同时实际在屏幕上投射出一个较模糊的西红柿图象。结果被试不能发现屏幕上的西红柿是投射出来的,反而认为那是他们的表象。

 101年前,就有这么立意新鲜、挑战常识的NB研究,唉,不得不感叹,凡是你能拍脑瓜想出来的,要么是别人做过还做得很好的,要么是别人做了结果不好所以没发表的。

 · 心理学史家D.舒尔茨:“……可以认为艾宾浩斯比冯特更加重要。他的研究给联想或学习的研究带来了客观性、数量化和实验方法。……他对学习和记忆的许多发现在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可靠。在心理学史上能够得到这种评价的心理学家真是凤毛麟角。”

舒尔茨这人我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写实验心理学史那人。可这位舒尔茨一句“可靠发现凤毛麟角”,真是道出了发展百余年的心理学研究之受累不讨好。

·Francis Crick(2003)《惊人的假说》: “你”,你的欢乐、悲伤、记忆和抱负,你的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实际上都只不过是一大群神经细胞及其相关分子的集体行为。

这话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每次看到都还是要腻味一阵儿。所以还是再一次抄下来提醒自己,这连篇累牍不过是一大群神经细胞放电结果。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也是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