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世界和解》一篇旧草稿

多年之后,在一个同样晴冷的早上,她想起那个下定决心同世界和解的早晨。第一场秋雨刚刚下完,彻夜雷声不断,仿佛万千妖魔渡劫,雨后天气晴朗,阴影里很凉。

她想起曾经想要收藏的乙一的小说,《ZOO》、《我所创造的怪物》、《GOTH·断掌之谜》,哦,当然还有那本最初的惊艳《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这个直到今天依然不是特别红的日本作家,可能是大学时代的男友推荐的,她只记得一口气读完那么多本惊悚又神奇的文字,使她对于「孤独」这件事脑洞大开。

不止乙一,她肯定她还会收藏一套卡尔维诺,尤其是宇宙奇趣全集。那本书尤其适合在深夜窗台仰望星空,或是放在台灯下床头边,作为给小朋友作为睡前读物。

这一切需要一个大书柜,以及一个温暖的小房间。那会是一个可以收藏灵魂、休养繁衍的地方。就像是一个终于解决生存挑战的单细胞生物。区别在于,人还可以通过代际传递某些精神层面的东西,比如想法、气质、世界观。

而这,可能是她第一次对「结婚」产生美好而具体的期待。

——原文最后编辑于2016年9月11日上午10:5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