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恋爱的过五关斩六将(五)——完结篇

又开了半年的天窗。

中间有几次想来写写,但看到上一篇赫然还是这个谈恋爱系列,只好作罢。热恋时的文字里那股「我跟你们讲,这就是真爱!」的劲头无知无畏地从屏幕里溢出来,拼命往天上蹿,分手之后再回来看,真是太特么打脸了。

时间无情驶过,转眼又是新的一年,总要回顾一下,给自己、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所以决定回到这里,和回忆杀刚正面,为这个系列补上大家喜闻乐见的扑街结局。

那是八月份第一周的周末。他提的分手。事发之前我有过不太好的预感,但没想到会如此决绝。

第二天,我去找他当面说清楚。他开门,看见我,微笑了。

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笑容。

那是一个苦尽甘来、安心释怀的微笑,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我们不是即将面临永别、而是正在经历久别之后的重逢。其中的含义后来我想了很久:要么是他已经在心里和我告别过无数次,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我,不小心流露出了内心的喜悦;要么是他一度担心我会想不开做傻事,看到我活蹦乱跳的,略感安心。我挺希望是前者,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含义,结局并没有什么差别。

然后他走回房间,坐到床上,哭了。我抱着他,奇怪的是当时心里什么情绪都没有,像安慰一个孩子拍着他的后背。他颓了一会儿,抬起头一边擦眼泪一边笑:这不对啊,你怎么没哭啊。

于是我就无比冷静地听他讲了一年多以来他是怎么因为想要说服家人接受我吵得天翻地覆的(激烈程度我也是不敢相信)、怎么拼命自己扛下这一切不把压力传递给我(因为我们特么在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有过一次因为得知他家不同意吵架我当时负能量爆棚说过类似的话然而之后很快和好了就压根没往心里去之后整整一年我都在想他怎么还没带我回家= =)、怎么几次试图找茬儿分手但都没能做到(难怪我们谈个恋爱一路荆棘要不是我屡次化解大概挂得更早)。听他终于讲出这一切,感觉就像打开了他的衣柜,里面堆成山的脏衣服一股脑地倒塌下来,把我整个人淹没了。一个大写的懵逼。

想到我们之间偶尔那些奇怪的沉默,气氛紧张原来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的他背负着家里9倍的压力,面对我却一直粉饰太平。我既心疼又生气他为什么没有早点说出来两个人分担只是自己撑到撑不下去再来通知我这个结局,这特么当我是傻逼么。于是来了情绪,把墙上的画摘下来,出了门。

我站在楼道里,深呼吸。擦眼泪。再深呼吸。

如果那时的我就这么带着我的画,头也不回的走了,事后我一定会给自己这次装逼打个满分。就算被虐泉也要好好打出GG再退出游戏。

然而当我走出门的那一瞬间,还是不由自主地对他人产生了期待。

插一句,一个血的教训:永远不要对他人产生期待。当你开始期待别人为你做什么,就会失去对命运的控制,这时往往就离崩盘不远了。14年和15年我都许下过这个愿望,希望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去看银河。这个愿望能否实现完全依仗于有没有遇到那个喜欢的人,所以最后就没有实现。分手之后,朋友们陪我散心,我们去草原看了银河,真的很美,也算是从此了结这桩心愿。我暗自对自己发誓,从今往后的每个新年,都不要再去许那些需要别人来帮我实现的愿望。

接着说回来。当我走出门,脑海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念头,也许他会后悔出来追我,就像狗血电视剧里的桥段一样。于是我站在楼道里,深呼吸,再深呼吸。那个仲夏的午后,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回荡着我的呼吸。

也不知当时站了多久,实际也许只有1、2分钟,或更短,但当时觉得那段时间长得如同一个世纪。

长到我足以认识到,他不会追出来了。

嗯,然后,我特么就自己回去了。对,特别丢人的、自己回去了。

回去站在他面前就开始哭着说不想分手之类云云。然而这厮居然打断我施法,说:你刚才是不是在楼道里等着我去追你来着,少女你中二电视剧看多了吧。

卧槽,我活了二十多年,谈了那么多场恋爱,从来没有一次这么丢脸过。

于是我真的崩溃了,索性赖着不走撒泼打滚了。那个悲怆的下午剩下的时间段基本就是两个人一会儿抱着哭一会儿笑,像两个傻逼一样。当然,主要是我傻逼,他还是很冷静的。比如:

我说,你不能在咱们热恋的时候把这事儿就这么掐死。这不科学。恋爱就像一只小猫,一岁正是发情的时候,你不能挑这个时候给它做绝育,太不人道了。

他听了以后笑得花枝(脂)乱颤。

我又说,这个房间就像薛定谔的箱子一样,我们的爱情就像那只猫,此时还处于既生又死的状态。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不,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了。

时至今日,写到此处,我还是没忍住泪崩了。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也许当时他甚至不曾有过短暂的沉默。毕竟一切已经过去5个月,关于那一天的记忆都被我美化过了。可我还是由衷希望他在说出那些残忍的话前,曾经短暂停顿过那么一会儿。尽管不管是哪样,结局并没有什么差别。

如果不是为了告别这倒霉的2015,如果不是为了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如果不是为了给曾经笃信“这就是真爱了”的自己一个交代,我大概永远也没有勇气再去回忆这一切。

然而写下来又能如何?

写下来,伤痛就会远去吗?写下来,就真的能轻装上路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真的努力过了,全心全意去爱了,拼尽全力去争取了。我也愿意相信,他也真的努力过。自由意志毕竟是有极限的,暴虐的现实排着队驶来,终将无情碾压任何真诚的期待。

我只知道,我必须远离那些会让我心碎的人、物、事。越快越好。

所以分手后的第一周,我投简历、找猎头、面试,朋友带我去草原看银河散心;第二周,接到offer,ERP提离职流程;第三周,开始做工作交接;第四周,开始休假,爸妈也专程从美国飞回来陪我,去了西安、拉萨(虽然整个旅途关于失恋我一个字都没说,而且全程被他俩花式秀恩爱虐狗/ω\);第六周,到新公司办理入职,入职第二天在新公司旁边租好了房子,开始筹备一个住的生活;八周之后,全身心投入地新的工作,享受同时做三个项目的忙碌。不过,这些都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回到这篇文章最初的目的,给一切一个交代。告别2015,展望2016。

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更坏的日子还未到来,在得以喘息的片刻,请咬紧牙关、握紧双拳,尽可能再变强一些。

去他妈的真爱。

Comments are closed.